本站唯一網址:第五人格对学生有影响 www.tsjwg.icu 想要免費發布內容請聯系客服QQ:232271555
做互聯網最好的網賺網

第五人格最美的紫皮:你的押金要黃了!ofo小黃車欠債7000萬被告上法庭!

第五人格对学生有影响 www.tsjwg.icu 更新時間:2018年09月01日 18:38

ofo小黃車要“黃了”,昨日晚間爆出欠債近7000萬,被A股上市公司告上了法庭。

ofo拖欠上海鳳凰近7千萬被起訴

事情是這樣的,昨日傍晚,上市公司上海鳳凰(600679.SH)發布公告稱其控股子公司鳳凰自行車因與東峽大通(北京)管理咨詢有限公司買賣合同糾紛向法院提起訴訟,訴訟涉及金額6815.11萬元。

資料顯示,東峽大通即為ofo小黃車運營方。

ofo小黃車欠債7000萬被告上法庭!

上海鳳凰的訴訟請求是:

1、判令ofo支付貨款6,815.11萬元;

2、判令ofo賠償原告逾期付款違約損失186.52萬元;

3、判令ofo支付律師費、擔保費等20.00萬元(暫計);

4、案件受理費、保全申請費等訴訟費用由ofo承擔。

事情源于2017年,鳳凰自行車與東峽大通簽訂了《自行車采購框架協議》后,鳳凰自行車與東峽大通簽訂了多份采購合同。經雙方核對,截至起訴之日,東峽大通仍欠鳳凰自行車貨款人民幣6,815.11萬元。根據采購合同,東峽大通拖欠貨款及費用的行為嚴重違約,為維護自身合法權益,鳳凰自行車向法院提起訴訟。

本案尚未尚未開庭審理。

事情得從2017年說起

2017年5月,上海鳳凰控股子公司與ofo單車簽訂戰略合作協議。東峽大通或其關聯公司在12個月內,向鳳凰自行車提供總量不少于 500 萬輛的采購計劃。

1、自簽署該協議之日起,東峽大通或其關聯公司在12個月內,向鳳凰自行車提供總量不少于 500 萬輛的采購計劃。具體的采購細節,包括車輛的規格和技術參數、采購價格及其他內容,以鳳凰自行車和東峽大通訂立的采購協議為準。

2、鳳凰自行車及東峽大通同意合作生產“OFO&鳳凰牌”共享單車,在鳳凰自行車制造的所有OFO共享單車上標貼“鳳凰”商標。主要投放在北京、上海等城市及其周邊地區。

3、鳳凰自行車將為東峽大通生產制造符合全球各國家用戶需求和生產標準的多版本自行車,并標貼“鳳凰”商標。鳳凰自行車為東峽大通落地海外提供營銷渠道、物流等方面的支持。

4、東峽大通同意與鳳凰自行車聯合籌建共享單車華東地區研發中心,對包括不限于車架、外觀、涂裝工藝、零部件、智能硬件等全部產品環節進行開發。

5、鳳凰自行車及東峽大通同意共同籌建共享單車華東地區品質管理中心,建立質量管理標準體系,并設定具備可操作性的量化查核指標,以保證生產產品的品質。

據公告,500萬輛采購量將給鳳凰自行車帶來約4000萬元人民幣的收益。

那一年過去了,ofo采購了多少輛單車呢?

2018年5月5日,上海鳳凰發布公告稱,截至5月5日,其控股子公司上海鳳凰自行車有限公司共向東峽大通及其關聯公司提供各類自行車產品186.16萬輛,實現銷售收入6.37億元。這意味著訂單進度完成不及40%。

上海鳳凰認為,戰略合作未及預期的主要原因是政府部門對共享單車的監管,及共享單車實際投放情況對共享單車的投放需求帶來影響,東峽大通減少了實際采購數量。

小黃車的資金?;胬戳??

這已經不是ofo第一次被傳出資金鏈緊張?;?。

盡管ofo官方一再對外表示,公司不存在資金鏈緊張的問題。然而,不利消息接二連三,一切直指問題核心:ofo,還有錢嗎?

近日,有知情人士向財經網透露,最近一段時間,ofo拖欠了云鳥、德邦等多家物流供應商數億人民幣欠款,目前,ofo方面正在私下秘密與多家物流供應商談判解決方案。

一位接近此次談判的云鳥物流內部人士向財經網表示,“與ofo的談判非常吃力它可能真的沒錢了,談判只能慢慢推進”,該人士稱,ofo與云鳥物流是合作關系,是云鳥物流的大客戶,ofo方面卻遲遲拖欠款項,目前已達1.1億元左右。

此前,據《中國經營報》報道稱,ofo與物流公司、生產商、維修廠等之間均有欠款,金額達上億元,與ofo有合作關系的物流商表示,從2017年9月、10月份開始,ofo的回款速度慢了許多。

基金君梳理發現,ofo正經歷著至暗時刻:多次被傳收購,資金鏈斷裂、員工離職、供應商催款。

1、ofo開鎖前先看5秒視頻廣告 網友:想錢想瘋了?

8月22日,ofo宣布在APP上線短視頻廣告業務,在掃碼開鎖頁面植入短視頻廣告。目前可口可樂、趣多多等品牌廣告已首批上線。

短視頻廣告一上線就惹來不少爭議。反對的網友提出,消費者需要使用數據流量加載視頻以及解鎖單車。如此下來,可能會增加一定的流量費用。也有人對此表示接受,認為廣告播放的同時已顯示解鎖密碼,“不想看可以直接開鎖不看,影響不大”。

不過,目前不看好的聲音居多,更有網友戲稱已經看透互聯網的套路:“廣告先是5秒,然后30秒、60秒,最后每月10元充會員免廣告。”

從各種變著法創新的車身廣告,也看出 ofo 急需變現的迫切。車筐、車把、車座、后輪三角板都成了可以出售的廣告位。

2、 除了賣廣告,還取消了部分城市免押金活動

除了賣廣告,另一方面,ofo取消了全國20個城市的芝麻信用免押金活動。目前依然可以使用這一服務的僅為上海、廣州、深圳、杭州、廈門。除上述城市之外,如果用戶不購買95元的“福利包”,就需要繳納199元押金才可使用ofo。

互聯網分析師季城認為,ofo免押城市不增反減,以及之前的恢復月卡價格,都體現了其資金緊張的局面。

“形勢嚴峻,應該是實在沒錢了。”ofo員工評價道。

不過,摩拜單車除上海外,在全國一百個左右城市仍保持免押金,哈羅單車在全國也持續免押金。最早依靠免押金破局的ofo卻率先結束了價格戰,在分析人士看來,此舉無疑是為了提升自己的盈利和變現能力,只不過,在同行的競爭下,能否走向良性循環依然面臨考驗。

這給了對手可乘之機:螞蟻金服投資的哈羅單車、美團收購的摩拜,依然是全國免押金模式。據哈羅單車5月公布數據稱,自己單量已經超過ofo和摩拜的總和。

3、傳言被滴滴收購

8 月 22 日下午據極客公園報道,ofo 「賣身」滴滴的協議已經達成,公司作價 20 億美元左右。除 ofo 創始人兼 CEO 戴威保留董事局職位,其他幾位聯合創始人均出局。

不過很快 ofo 聯合創始人于信就在朋友圈辟謠,否認了這則收購的消息。

這已經是 ofo 最近第四次傳出被收購的消息,也是 ofo 第四次辟謠。

4、裁員風波

6月1日,有消息稱ofo由于資金鏈緊張,總部已經開始大規模裁員,同時高管層變動劇烈,曾任COO的張嚴琪離職,由他帶領的海外事業部業已解散。

6月虎嗅的報道稱,ofo整體裁員比例達到50%,對這一說法ofo很快進行了否認。

ofo聯合創始人于信曾公開承認,5月中,ofo裁員目標是從1.2萬人降到8000人,大量運維師傅被“優化”,而總部裁員500人。

據《中國企業家》了解,ofo人員流失是事實,其中供應鏈團隊是裁員“重災區”。一名年中離開ofo的員工表示,8月20日開始的這周在職員工們收到的消息是“質量團隊留5個人,鎖采購留3個人,車采購留1個人,海外供應鏈團隊解散,物聯網團隊留4、5個人”。

5、跟阿里借錢

摩拜和哈羅單車在分別被騰迅系的美團外賣和阿里系的螞蟻金服收購后,如今從容不少,但戴威一直堅持ofo走獨立發展的道路。

為了堅持獨立發展路線,戴威甚至不惜得罪ofo早期投資人朱嘯虎,在后者不斷呼吁摩拜和ofo合并的情況下,戴威曾直接表示,“感謝資本助力企業快速發展,但資本要理解創業者的理想和決心”。

此后,與大股東滴滴交惡,讓ofo經歷了更大的?;?。2017年7月,在ofo三輪融資中連續跟投的滴滴,派駐高管進入ofo市場部與財務部。不足半年后,滴滴派駐的三位高管集體休假,同時撤出的還有ofo團隊的多位核心員工,坐實了雙方出現不和的傳言。隨后,滴滴成立自有品牌青桔單車,并將小藍單車納入出行產業鏈。與滴滴不和給ofo帶來嚴重后果,滴滴作為大股東,曾拒不簽字而導致ofo股權融資受阻,因而出現半年的融資空白期。

今年2月,ofo“賣血續命”,將單車作為不動產抵押,獲得阿里17.7億元的融資。第一筆5億元的融資,ofo向螞蟻金服旗下的上海云鑫創投抵押了北上廣深四個城市的445萬輛自行車,這筆抵押將于今年6月7日到期。第二筆12.66億元的融資,則抵押了北上深杭和成都五地的部分自行車,到2020年2月到期。

另據相關媒體報道,戴威拒絕了滴滴方面的潛在收購要約,并號召公司員工“戰斗到底”。程維對 ofo 的預期買入價格只有美團收購摩拜 27 億美金的一半。

6、被報道挪用押金

曾有多家媒體報道,到今年5月中旬,ofo單月成本就高達2.5億元,其中運維成本1.3億元,費用1.2億元,彼時,ofo賬面的可用金額已經不超過5億元。6月又有消息稱,ofo挪用用戶押金或許已超百億,押金余額僅剩35億左右,并欠款15億。隨后,ofo方面緊急辟謠,堅稱沒有挪動押金。

而基金君在微博搜索到,有用戶在抱怨ofo退押金很“矯情”